hr娱乐官网

·

印纪传媒退市,传媒明星股的“罗曼蒂克消亡史”

锌媒体报道

 

从2014年成功借壳上市登陆A股,2015年公司市值达到492亿成为“传媒第一股”,到现在“破面”退市,成为第一个因面值退市的影视股。印纪传媒大起大落之间,回忆往事,时间不过五年。

10月10日,深交所对外发布公告,由于印纪传媒股票连续二十个交易日的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决定印纪传媒股票终止上市,并自2019年10月18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为30个交易日,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印纪传媒股票正式摘牌。

 

印纪传媒退市,传媒明星股的“罗曼蒂克消亡史”

 

现在打开印纪传媒股票,灰色的界面上股价定格在0.55元。

回忆印纪传媒曾经数次的高光时刻,2013年印纪传媒在北京太庙举行的《钢铁侠3》发布会,标志着其成为了国内最早一批与好莱坞制片厂建立合作关系的影视公司;2014年印纪传媒以60亿借壳上市,一年时间公司市值飙升超过400亿;上市后三年印纪传媒完成对赌,并成功输出了《北平无战事》《克拉恋人》《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等电视剧作品。

2013年到2017年,印纪传媒发展得顺风顺水,最辉煌的时期将传统影视巨头光线传媒、华谊兄弟甩在身后,公司高层肖文革和吴冰(全国体操冠军)、丹·密茨(美国籍)被媒体称为“铁三角”,实际控制人肖文革得到“川股首富”的称号。

彼时就有人对这个发展速度惊人的影视公司产生了一种过犹不及、盛极必衰式的忧虑,事实上,2018年印纪传媒的转折确实出现了,公司业绩急转直下,控制人传闻涉赌、负债进入失信名单,公司高层出现变动。

到如今,这一厢国庆档创下了票房新纪录,另一厢曾经A股市场上的朱楼碧瓦只剩下0.55元的灰色股价,旧世界,新前景,时间过往里总是唏嘘太多。

印纪传媒的衰败往事

关于印纪传媒的衰败,坊间有各种说法。各类消息综合而下,故事似乎绕不过金立集团与印纪传媒的控制人肖文革,而一切源头似乎在2017年就埋下了伏线,并且双线并行。

2017年印纪传媒与金立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在代理、品牌植入和等业务上进行合作,有效期至2019年7月31日。这场合作在当时来看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只是当时印纪传媒的业绩已经出现下滑,这年公司实现营收21.88亿,净利润7.69亿,营收同比减少12.69%,净利润增幅下降。

 

,传媒明星股的“罗曼蒂克消亡史” " style="border: 0px currentColor; height: auto; color: rgb(0, 164, 160); margin-top: 30px !important; margin-right: auto; margin-bottom: 30px !important; margin-left: auto; vertical-align: middle; display: block; max-width: 100%; -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alt="印纪传媒退市,传媒明星股的“罗曼蒂克消亡史” " src="https://images.tmtpost.com/uploads/images/2019/10/c35745970250ac9a0183c24e08dfa4eb_1571064820.jpeg?imageMogr2/strip/interlace/1/quality/85/thumbnail/1400x662/gravity/center/crop/!1400x662&ext=.jpeg"/>

 

2018年,伏线开始进入正题。最开始的崩塌从金立开始,随着智能手机市场的发展,苹果、华为、小米等手机品牌迅速分割消费市场,金立在经历了长期亏损后,2018年被媒体曝出出现资金链危机。

而与资金危机直接相关的是金立董事长刘立荣传闻赌博输掉了百亿资金,加快了金立资金链断裂速度。随后公司在员工遣散、融资失败、高层变动等一系列风波后,2018年5月对法院提出破产清算。

这场变故或许直接加深了印纪传媒的积重难返。金立董事长的赌博事件与资金风波让印纪传媒在股市上的处境变得十分被动,也让其控制人肖文革的举动分外受到关注。公众迅速发现,早在2018年初肖文革就开始以股票质押、转让等方式完成套现,到金立破产阶段,肖文革套现资金达到24亿左右,大股东套现离场让印纪传媒周遭处境更加风声鹤唳。

同年7月,印纪传媒发布了公告,表示肖文革所持公司股份被法院冻结,累计被冻结7.79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100%,占公司总股本的44.04%。从这时起,印纪传媒开始经历员工流失、高层人事剧变、董事联名举报、股价下跌等问题,年底肖文革因拖欠十多亿案款被法院列入失信名单。

而这一年印纪传媒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0.06亿,原因是公司2018年拟计提大额资产减值损失,这其中金立破产导致印纪传媒12.74亿应收账款减值。

雪上加霜的是,这一年影视行业整体走低,影视公司大部分处在难以温饱的状态,印纪传媒的内容产出也出现了问题。2018年印纪传媒没有推出头部作品,电视剧市场上《长安十二时辰》《十年阳光十年华》等作品的制作、发行工作仍在进行,电影市场上,作为将《钢铁侠3》引入国内的初代公司,印纪传媒此后没有再出现在漫威系列电影公司名单中,只参与了一部《断片之险途夺宝》的联合出品。

辉煌已经成为了历史,山顶下崩坏的第一粒雪花在滚动与震荡中变成了大雪球。

《长安十二时辰》与印纪传媒:爆款作品在股市上的无能为力?

到了2019年,印纪传媒的处境依旧没有好转,今年半年报显示,印纪传媒公司上半年营收达到5980万,同比下降84.68%,净利润-9200万,同比下降523.90%。其中整合业务3993万,同比下滑83.22%;影视及衍生业务营收1985万,同比下滑86.97%。

 

印纪传媒退市,传媒明星股的“罗曼蒂克消亡史”

 

下滑与减退是印纪传媒财报的关键词。同时半年报透露,印纪传媒已暂缓影视业务和IP衍生业务的对外投资等回款周期不稳定的业务,近期无新增影视业务及IP衍生业务投资,日常经营方面,公司在大力催收应收账款的基础上,以前期库存优质剧目的销售变现为首要目标。

也就是说,印纪传媒基本上处在业务半停摆的状态,唯一的好消息是,其参与出品的《长安十二时辰》终于在暑期档播出。

这部剧原本就因马伯庸的小说IP,雷佳音、易烊千玺等主演阵容,传闻6亿的投资成本备受瞩目。秉持着近几年“大IP+大制作+流量明星”的组合约等于“扑街”的惯性魔咒,部分人对这部剧抱着吃瓜看戏的心态。但是意料之外《长安十二时辰》以电影质感与优良的叙事编排获得口碑认可,豆瓣评分达到8.3分,成为今年爆款剧集之一。

 

印纪传媒退市,传媒明星股的“罗曼蒂克消亡史”

 

《长安十二时辰》与印纪传媒之间的联系让公众有了新的关注点,一家风雨飘摇的影视公司能否因为一部爆款剧集起死回生?公众乐于看见这样的故事,最后一刻营救或者爆款逆天改命,就像押中了《战狼2》《流浪地球》等爆款电影从而迅速进入电影市场中心的北京文化,或者暑期档因《哪吒之魔童降世》扬眉吐气的光线传媒。

但现实是仅一部爆款电视剧在大厦将倾之下显得独木难支。

本身剧集播出与交易收入分配需要一定周期,印纪传媒作为《长安十二时辰》的出品方之一,收益如何尚且不能确定,即便迅速完成红利收割,企图期盼这部分资金对公司整体起到扭转作用,也太过天真。

另一方面,股市上对于爆款作品的激增效应已经逐步减小,2019年至今印纪传媒在股价暴跌、退市传闻持续走低,股价没有起色,媒体报道公司内部也似乎已经“人走楼空”。

《长安十二时辰》不是印纪传媒退市危机里的一次救赎,倒像是撤退前的最后一声鸣炮,是否击中市场,都不能改变局面已败的结局。

媒体报道,截至2019年6月30日,印纪传媒共有股东户数3.45万户。到现在,这些中小股东似乎已经接受了印纪传媒的结局。

而印纪传媒的退市,给了影视市场一个警示。行业的的确确处在退潮期,原本站在浪头的弄潮儿也有可能变成沙滩上消失的泡沫,这时曾经的辉煌作品倒像是行业煽情刻写的墓志铭。同时,爆款作品的影响力远比想象中小,溃败一旦开始,崩盘速度远比现象中更快。

 

 

 

 

 

向作者提问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